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偷窥嫂子
偷窥嫂子

偷窥嫂子

每次从前面看嫂子裤子分叉处的阴户部位,总被她那丰腴突出的小腹掩饰得不显山不露水,只知道她那里丰满肥沃,却看不到任何阴户的轮廓和痕迹,穿着紧绷绷的内裤也没显露出我在别的女人那里看到的那种圆鼓鼓肉包的踪影,给人心有不甘之感而倍生神秘莫测,我甚至怀疑起嫂子究竟长那个女人的物件没有!

  但今晚第一次从背后屁股下面无意发现了这个惊喜,嫂子屁股丰突,股沟深不可测,按从别的女人那里得到的经验,嫂子那神秘之物应该在她股沟的最深处藏匿着才是,但眼前却实实在在的高凸在那里,因嫂子大腿壮实肥硕又将那阴户夹得扁扁的,更显示出了阴户真实诱人的扁圆形形状,虽然被内裤包裹着,但股缝延伸下去连着阴缝,使得显露出一线缝沟的阴户更加形象逼真,经过这个发现才知道嫂子的逼是靠后的,所以从前面就更不容易看到冰山一角了!

  在嫂子屁股下端股沟到大腿之间,自然形成的一个三角形空隙中冒出的这块凸起物,是多么的让人迷惑,相信见到这种情景的任何男人都不会无动于衷,淫念大增!

  我自己就被这一大发现弄得心脉贲张,雄物胀起了,连我的手都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了!

  也难怪会激动,平日里嫂子怎么可能会在你面前翘着屁股弯着腰让你看她股沟下面!也只有在她曲身侧卧的时候才可能发现,你还得与她同床,还得熬着不睡等她睡着!

  我仔细观赏了半晌就开始了下一步步骤,我故意隔着背心在她奶头上轻掐一下,看她睡眠程度,嫂子哼了一声,翻身平躺了过来,我心头一惊,忙装作看书样,过一会爬过去瞧了瞧,见她闭着眼一幅安睡的样子并没有醒来。

  乡下人睡眠深沉是普遍的,白天劳累一天,早上天不见亮又得起床,长期的生活模式造成的这个特点在婶婶身上已经印证,只是害怕嫂子例外还是先小心点!

  于是我又在嫂子白白的大腿内侧掐了一下,这次嫂子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让我放心不小!

  仰卧在床上的嫂子这会儿两腿微微张开,一条腿曲起来有如青蛙的腿一样,因仰卧的关系,肥大的屁股枕在下面就将耻部了突起来,而丰腴的小腹因平躺而自然下塌,使得下面的阴户就更明显地凸了出来,形成一个圆圆的十分丰满的大包子形状,这就是嫂子平日里深藏不露的阴户了,这可是平时十分难见的情景啊,只可惜那晚天气很凉爽,嫂子是穿着那条紧身睡裤睡的,两条大腿根部的阴户被薄薄的睡裤包裹着,虽然丰腴饱满诱人,但其真容怎么看啊!

  嫂子穿睡裤是不穿内裤的,早上起床有时把我惊醒了,我也会装着没醒,然后偷看她换裤子,因为每次不是背对我就是侧对我,我也只能看到她那白白胖胖的光屁股,我一连观察了几天都是这样,所以透过薄薄的布料阴户上阴毛部位黑黑的阴影都有所分辨!我轻轻地用手指在她阴户上按了按,那肥嫩的阴户软得来象要把手指陷进去!

  我忍住内心的激动,想要脱下她的裤子,可要想将这紧身睡裤脱下来真不容易!搞不好会把嫂子弄醒,无奈之下只好颤抖着轻轻挑开嫂子小腹上的松紧带裤腰从上向里观望,圆而深邃的肚脐十分性感,可爱的肚脐俏皮地微陷在微微突起的小腹上。

  光洁玉白的小腹下端是肉嘟嘟的丰腴阴阜,一蓬油黑发亮的阴毛如芳草般覆盖在阴阜上,阴毛不长而且稀疏卷曲,但很柔细整齐,如同士兵一般守卫着最隐秘的地带,阴阜下端最神秘的东西就看不到了!要想看到嫂子神秘的阴户全景,就非得剥下她的裤子才行,我试了试太紧,要想在不弄醒嫂子的情况下剥下她的紧身裤子,是根本做不到的!

  而嫂子的裤子腰又不宽大,扯不了太开,阴毛下方无论怎样都无法看到,我怕把嫂子弄醒最终只好遗憾的放弃!于是就将嫂子的手臂抬起来张开,露出腋窝下两撮黑黑的腋毛!将嫂子的两个小腿往两边轻轻尽量拉开。酣睡中的嫂子丝毫没有察觉,我很方便地就将嫂子的身体搬扯成一个大字,两手平举露着腋毛,双腿大开,嫂子的私密处就如张开的怀抱,隔着一层薄薄的裤料正摆在我的眼前。

  嫂子的下身在长裤的包裹之下,那个地方充满了一种撩人的气息,微微的鼓起着,如同肉包子一样的十分肉感,此时正散发出腾腾的淫秽香气,诱惑着我的神经,一种女性身体深处特有的气息,从那个地方散发了出来,冲入了我的鼻子里面,让我一下子变得亢奋了起来。那味道完全不同于婶婶胯下的尿骚味,如同兰花般的花香弥漫在嫂子的胯间我俯身贴近细看,嫂子身体最隐密的地方在我面前变得更加的清楚了起来,我扯着她的裤腰向上提了提,让胯档更紧密的贴着她饱满的阴部,浅蓝色紧身睡裤的裤中线被微微勒出了一条凹陷,将那个香气撩人的肉包包一分为二,凹陷两边也微微鼓了出来,在那里形成了一个桃形的形状,我自然知道那个桃形是什么东西!那就是我十分向往看到的嫂子的逼了!从那个桃形的外形来看,嫂子的阴户一定是非常的肥美而多汁的,想到嫂子的阴户只有我哥一个人可以享用,而自己却只能是看着眼馋,我的心中不由的生出一丝妨意。

  裤裆下裤中线微微陷进去的地方就是嫂子的阴缝,两边微微鼓出来的自然就是她饱满柔软的阴唇!我忍不住伸出手指轻轻抚摸着那微微鼓出的阴唇部位,手到之处那柔软肥嫩的感觉让我热血沸腾,我低头将鼻子慢慢贴近那道阴缝,那兰花般的花香气息混合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女性阴部气味,立刻冲入我的鼻孔,浓郁金香令人陶醉!

  虽然隔着裆部的布料,我能感觉到阴缝里的湿濡和温热。我贪婪地反复嗅闻着那让我神魂颠倒的气息,忍不住地伸出舌头隔着裤子上下舔了舔嫂子那陷进去的阴缝,甚至胆大包天的将嘴唇用力贴在嫂子的阴道口位置,象亲嘴那样亲了两下!

  今晚是看不到嫂子的阴户了,我虽然十分失望!但嫂子大字样摆在我面前的情形也让我热血沸腾,阴茎长时间充血已硬得生痛!

  偷窥这种事之所以刺激,就是在这里,看又看不到,看到一点又怕发现,越怕发现又越是要去看,探索女人神秘之地那种痴痴不倦的精神有时真让人无法理喻!

  在灯光暗淡之下偷看女人洗澡,其实除了乳房屁股及两腿相交的三角地一团阴毛外,最神秘的阴部根本无法看到,就算无意向你敞开了你也看不清,可却忘此不倦!

  偷看女人撒尿也是如此,大多时候你也只能看到女人蹲在那里的大半个白屁股,背后看的时候,有时还能看到阴毛浓密的女人胯下吊着的一束阴毛,其余就只能顷听不同女人不同的嘘嘘声!

  男人天生就对女性私处有种神秘感,这种神秘感诱发某种火山爆发的性欲和冲动,如不加节制,肯定要引火烧身,此时那股狂妄的欲火就在我体内熊熊燃烧,它让我下体持续充血,持续高温高压。它太想冲进嫂子的阴户里了,想在那水帘洞里闹腾一番!

  我终于忍不住地跪到嫂子两腿之间,一手撑着床,一手握住阴茎,对着嫂子紧身睡裤包裹下的阴部打起了手枪……此时我是多么希望嫂子一睡不醒,任我脱下全身衣裤任我在她身上驰骋,以顷泄我的一腔欲火!

  我只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舒麻的感觉一阵接着一阵,我快速的撸动着,眼睛望着熟睡中嫂子的脸,忘情中龟头多次不小心的碰撞到嫂子的阴部,那软塌塌的感觉让我差点失控,嫂子下身穿着的那条薄薄的内裤都被我硬帮帮的阴茎顶进去了一点,把我吓了一跳,我稳了稳情绪又轻轻的将龟头贴在嫂子阴缝的位置上下摩擦着,那酥稣痒痒的感觉又一下子强烈起来,不知嫂子睡梦中是否感觉,那阴缝位置的裤裆上已渗出了一丝水迹,看到这情形我也终于忍不住的喷射了出来!

  还好我反应敏捷,压着奋怒的鸡巴一阵猛射,当然没有冲着嫂子的裆部而是全部射在了席子上,嫂子裤裆正中阴缝的位置也在怒射中溅上了几滴精液,但我不敢去擦,只将喷射在席子上的精液擦掉了,嫂子裤裆上的精液就只好让它留着,相信早上起来也已经干了……早上起床我特意观察着嫂子的一举一动,发现她一如既往并没有反常的反应,我也放下心来!

  经过几天的接触交谈,我与嫂子的关系也变得亲密起来,别人看来我们真如一对亲姐弟,肢体接触也十分的自然了,在床上相互摸手捏脚的肢体动作也多了起来,有时聊得高兴嫂子会让我将头枕在她手臂上,头挨头的说话,这个时候我就能将手放在她腹部!

  但是不敢动的,我装着无意的移动手掌,感受她的温暖和柔软,下面阴茎就会慢慢翘起来,但每当手掌移动到她乳房下沿,手指刚刚感受到一点乳房的柔软时,就会被嫂子捉住丢开或重新放回到腹部,始终没有实质性的突破!

  真是急死我了!

  这样急人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天,嫂子与我已经亲密无间,晚上在床上都要说很久的话,嫂子对我的口无遮拦完全习惯了,能很自然的和我应对,穿着也随意起来,坚挺的乳房,混圆的屁股,甚至连饱满的阴部也不会刻意的掩饰了。

  有几次不知是她有意或无意,柔软的乳房在我身上挨擦了好几下,有时更是将双腿间那饱满的三角区直直的冲着我,这让我饱了不少眼福,但也更挑起了我的满腔欲火,但她仍然严禁我对她身体重要部位的触摸,坚守着只能眼看不能碰触的原则!

  害得我那几天拚命熬着等嫂子先睡,然后趁她熟睡后一亲芳泽,好在嫂子睡眠如同婶婶一般,睡着后如同死人,我试过一次,黑暗中我装着睡梦中翻身,将手臂重重的搭在她身上,见她竟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大胆的直接将手捂在了她的乳房上,还顺势捏了两把!

  当然要是万一把嫂子弄醒了,我也编好了借口,因为我和婶婶睡觉时习惯了摸着她奶子睡,这是事实可以对质的,但嫂子睡着后真如死人一样,我抓住那对丰乳,从捂在上面到由轻到重的揉捏,她连鼻息都没变一下,我留意到这个绝对不是装的,后来我又将整个手掌移到下面捂在她只隔一层内裤的阴户上,嫂子仍然如此,只是在用手指顶她阴道口时,她突然翻了一个身,当时吓了我一大跳,至少半个小时我都没敢再动她,那晚我极度兴奋一点睡意都没有,见嫂子半天无动静我又行动了起来!

  嫂子的大腿很粗壮,内裤裤管紧紧贴着大腿,伸手进去直接摸阴户不太容易,当然也就窥视不了嫂子的阴户了,犹豫半天我最终还是断了这个念头,这样过过手瘾也好啊!

  嫂子背对我翘着屁股的睡姿是我最喜欢的,是因为那晚我的大发现,此时嫂子的阴户完全从双腿间挤压了出来,鼓鼓的突出在外面,知道了嫂子睡觉的习性,我索性大胆转过身将口鼻完全贴在嫂子的阴户上,嫂子屁股肥大,我仿佛整张脸都埋进了她的股沟里,那里散发着女人特有的阴部气息,暖暖的弥漫了我的整个脸庞!

  我一边深深吸纳着嫂子阴户深处浸出的特殊气味,一边握住硬得发痛的阴茎撸上撸下的打着手枪,射精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但又舍不得这难得的机会,就想整个晚上都这样贴着嫂子的阴户,心里一面担心害怕把嫂子弄醒,一面又拚命忍着不射出来,真的是既紧张又刺激,最终也没忍多久还是射精了。

  等我心绪平静下来,感觉到鼻尖接触到的地方凉飕飕的,我打开电筒收拾残局,才发现嫂子裤裆部位贴着阴道的地方湿漉漉的浸湿了好大一团,嫂子尽管还在睡梦中,仍然象婶婶那样条件反射般的分泌了爱液,但比婶婶多得多,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嫂子的阴道部位,什么味道都没有,并且闻着也没有婶婶的那种尿骚味!

  几天下来,因为夜间睡得不好,白天我都无精打采的,婶婶和嫂子都以为我病了十分担心,她们哪里知道是我的心病啊!

  天天晚上闻着嫂子的批味,却不能一亲芳泽,这种滋味让我倍受煎熬!

  就在我无计可施万般无奈的时候,转机终于出现了!

  那是几天后的一个午夜时分,我一如既往的玩弄了一阵嫂子的身子后刚刚入睡,一阵惊天动地的雷声把我和嫂子几乎同时惊醒,黑暗中的我真的害怕极了,在白亮剌眼的闪电中我浑身缩住一团,直往嫂子怀里钻,那是没有一点欲念的身然反应,嫂子也十分惊慌害怕,慌乱中嫂子也是抓住我就往她怀里拽,我俩紧紧抱在一起,一点都顾不得平时的顾忌了!

  我迎面贴在嫂子胸前,卷曲的膝盖抵着她的小腹,脸也完全埋入她的双乳间,嫂子可能是觉得我膝盖顶着她的小腹不舒服,就把我的腿扒下去放进了她的两腿间,这样一来我的一条腿就夹在了她的双腿间,而膝盖处正好顶着她软棉棉的下身,嫂子的阴部只隔着一层内裤贴着我大腿,我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她胯间传来的阵阵潮热气息。

  雷雨声仍然响个不停,随着每一个炸响,嫂子的身体都会抖动一下,越是害怕就把我抱得越紧,肥硕结实的大腿把我的腿都夹痛了,我能感觉到她阴部软软地对我膝盖的挤压,嫂子的胸怀驱除了我的恐惧,让我那颗淫邪的心又复舒了起来,我一动不动的贴着嫂子,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膝盖上那温热处,直到埋在嫂子散发着体香的乳沟里的我再也喘不过气来!

  我双手抓住她的乳房死劲的推,拚命仰起头喘了一口大气才说:「嫂子,你要闷死我了!」在我抓住嫂子奶子那一刹那,嫂子身体明显的颤动了一下,估计她以为我要对她欲行不轨!但当她明白是咋回事后,她也笑了!

  嫂子摸着我的头,笑道:「嫂子吓到了,没注意,对不起哈!」我顺势抓住她奶子还故意揉了揉:「嫂子,你奶子看起来这么大还好软啊!

  把我的脸全捂住了!」

  这是我在嫂子完全清醒的情况下,第一次明目张胆的揉捏嫂子的乳房,一方面是我的试探,另一方面确实是当时那种情形下的自然表现一点也不堂突!

  嫂子果然没有一丝惊慌的拍了一下我的头:「嫂子胖,肉多!」嫂子说完仍然按着我的头让我的脸贴在她乳房上!

  「就是大嘛?还这么软!」我趁机又在嫂子的乳房上捏了捏,并且仍然将手掌放在乳房上,我感觉到嫂子的乳头都硬了!

  「你怎么知道女人奶子的软硬?你捏过别人的嗦?」嫂子边说边把我的手拿开了!

  「婶婶就没你软,她抱着我睡我摸过!我帮她洗澡还捏过的!」她子又在我头拍了一下:「你胆子好大,还敢捏你婶婶的奶!长大了要成流氓!」「嫂子,什么是流氓?」我故意装傻般地问。

  嫂子哈哈一笑又把我头往她胸前一摁抱得更紧,双腿也死命的夹着我的腿,我细心的发觉嫂子故意又将阴户紧紧抵在我大腿上了,为什么我判断她是故意的?

  因为我俩迎面相抱,所以屁股就应该自然后翘,要想将阴部贴在对方身上屁股就要前挺,我试了试,这样的姿势会很辛苦难受,我并没有抬腿顶她,而是嫂子自己贴上来的,看来嫂子动春心了!

  嫂子紧紧搂着我,在我耳边吐着热气:「这样就是耍流氓,哈哈!」「那你就是女流氓!」黑暗中我胆子也放大了,故意扎在她怀里哄来哄去,双手抓着乳房假借推搡时不时却搓揉几下,腿夹在她大腿中间时假借挣扎,膝盖却故意顶着只隔一层布料的阴户动来动去的磨蹭摩擦!就这样我俩在推搡打闹中忘掉了恐惧,我也趁机揩够了油。

  打闹将我俩弄得睡意全无,嫂子索性爬起来点上了灯,我俩对坐在床上,灯光下嫂子脸色白嫩潮红,因互相打闹扭动而微微析出了一丝细汗,而我更是心怀鬼胎而弄得满头大汗,嫂子见状忙撩起汗衫为我擦汗,这样她就会低身过来,因而两只硕大的乳房也抵住了我的身体,刚才的一阵闹腾嫂子己不太顾忌我俩的身体接触,抬手摇臂为我擦汗时,腋窝大开,那一团黑黑的腋毛就在我眼前晃动,晃得我心猿意马,忍不住就伸出手抚了抚那束腋毛!

  嫂子一惊身体没稳住,往前一跌就向着我重重压了下来,我不知究理本能的伸手去撑,却实实在在抓住了她的两只乳房,但嫂子太重瞬间连双手都压在了她乳房下,我急叫:「嫂子你又要整我呀!」「是你先整我,又想来胳肢我!」她误认为我又在恶作剧,和她玩闹!

  「我没有,我只是好奇,你是女的,那里怎么也长了那么多毛啊!」「大人都有,你没见过你婶婶的么?」「我没注意到啊!你这个大东西压死我了,嫂子快起去啊!」我趁机用压在她胸脯下的手指戳了戳她软软的乳房!

  「你捏我奶子,又耍流氓了,我就不起来,压死你这个小流氓!」嫂子察觉到了我在戳她的奶,故意压着我不起来,乳房也随着身体的扭动在我胸膛上揉来揉去,我嘴上闹着心中巴不得她这样揉下去,嫂子已经兴奋起来了,全然不顾我对她乳房的揉搓,看似压在我身上,实际上她是用手肘撑着的,胸部留出了宽松的空间供我双手活动,我伸开手掌尽力感受那份柔软,明显感觉两粒硬硬乳头的磨蹭!

  嫂子脸色红润的压着我,我在下面假意挣扎,她就在上面假意的压我,我开始明目张胆一手抓着一只乳房揉搓。

  而嫂子不以为意,脸上竟显露出一丝因揉搓乳房发生快感的享受表情,脸色也更加的红润,上身还稍微抬了抬给我腾出更大的活动空间,以方便我对她乳房更自由的抚弄刺激,嫂子渐渐迷失,沉醉在男女身体缠绕的快感之中,她自己的小腹压在我身体上面也因快慰而摇来摇去,我俩看似嘻戏打闹实则进入到了男女调情之中。

  因为此时的她毫不在乎我抓揉她的奶子了,我俩的脸也越贴越近,似乎在寻找对方的嘴唇!

  而就在这关键时刻,突然「咚」一声响,又听「哎哟!」嫂子的一声叫唤,我们一下子从扭抱中停了下来,原来在无意的扭动中,因嫂子压着我时双腿分开跨骑在我身体两侧,实际上阴部已门户大开了,我没注意到嫂子下身的状态,无意间抬腿起身去亲吻嫂子的嘴唇,膝盖却正正的撞在了嫂子饱满的阴户上,那一声「咚‘就是撞击到阴户耻骨的声音,力量有点大但我真是无意的!

  我吓了一大跳,以为这一下一定把嫂子撞掺了,要知道男人要是遭此一击,不痛晕过去才怪,但女人结构不同,如此一击,也不知有多大的痛楚,我不敢怠慢,立即想翻身起来了解究竟,而起身就势必抬腿,这一抬腿却又顶在了嫂子的阴户上!

  又是无意的一顶,可这一顶就让嫂子瞬间崩溃了,只见嫂子嘴里「啊‘的一声,全身重重的瘫在了我身上,阴户也紧紧的贴在了我的大腿上,嘴里喘着粗气,丰腴的乳房压在我胸前,双腿夹着我的大腿,温热柔软的阴部在我大腿上还在微微的蠕动磨蹭,全身也象筛糠一般的抖个不停,滚烫的脸也贴上了我的脸上,气喘嘘嘘的嘴里对着我的脸喷洒着热气!

  我惊愕的一动不动,半晌,嫂子才翻开身体,好像很累的样子,香汗涔涔,嘴里仍然喘气如兰!

  我猛然意识到那是她高潮了,性高潮了!

  但我故意装着以为是被我撞了的样子,我摸着她仍然烫热的脸颊:「嫂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撞你的!」嫂子温柔的摸摸我的脸:「我知道,嫂子没事!」我感到大腿上湿漉漉滑稽稽的,于是伸手下去摸摸我的腿又转过手在嫂子丰满的胯下摸了摸,裤裆都被流出的淫水渗透了!

  嫂子胯下被我一摸,身体条件反射似的缩了缩,但没说话也没来捉我的手!

  「嫂子,你怎么了?」

  嫂子没回过神,仍然安慰我:「嫂子没事,没撞着什么,不痛!」「我腿上都是水,你逼这里也是水,是你的尿或是血啊,是不是我把你撞出来的,你点灯看一下啊,是尿还是血啊?」我故意很急切很关心的问,我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嫂子「卟」的一下笑出了声,伸手捉住我在她阴部摸索的手,但并没有将我的手甩开,而是双腿一并把我的手夹在了她湿漉漉的胯下,本来我只是一根指头试探性的放在她阴户上,被她这一夹,就变成整个手掌捂在了她软软的阴户上了,透过湿漉漉的内裤,我的中指明显感到了嫂子阴户中间的那道沟槽,那就是我朝思暮想嫂子的阴缝啊!我努力按捺着内心的激动,但我的手却不听使唤地微微颤抖起来!

  「不是尿!」嫂子没理会我的手贴在她逼上的举动,扳过我的头向着她的脸,嘴里的热气喷在我脸上!

  「那是什么?」

  嫂子没理我:「都是你害的,让嫂子出丑了!」说完捏住我嘴唇:「你要敢把今晚的事说出去,看嫂子怎么收拾你?」「我不会说的!」「你保证!」

  「嫂子,我保证不给任何人说,就只当是我和嫂子两人的秘密!」嫂子啪嗒在我嘴上挨了一下:「这还差不多!」「嫂子你说不是尿,那是什么东西?」我仍然装傻!

  嫂子楞了楞,她当然不会说那是她逼里的骚水水:「你别问了,反正不是尿!」脸上红彤彤的娇羞样真是爱人!

  嫂子的内裤象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透湿,我手掌捂着的裤裆部位更是滑溜溜的,手指间都感到粘粘的象浆糊,我手掌夹在嫂子裤裆里也不敢动,抽出来也不是不抽也不是,只能犹犹豫豫静静的体会,过了一会,嫂子仍然躺在那里也不主动把我的手丢开,我捂着她的阴户实在忍不住一探究竟,将正好放在嫂子阴缝处的中指让不使她察觉的力量一点一点往里摁!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整根手指渐渐的挤进了嫂子的阴缝之中,手指上明显感觉到了嫂子那肥厚的阴唇对手指的挤夹,我兴奋异常手指开始不听使唤的颤抖起来,就象是在爱抚嫂子的阴户一样,其实这不是我想的,我只是想不让嫂子察觉静静的体会一下,这下立即就被嫂子发觉了,嫂子双腿夹了夹:「别动!」却并不叫我将手拿出来!

  「嫂子,你这里全湿了,不难受呀?」我只得提示道,趁机立即用手指在那道缝隙里抠了抠!

  嫂子这才红着脸将我手从她腿缝里抽出来:「去帮我拿条内裤来,门边箱子里,就在最上面!」我翻身下床很快找来内裤,嫂子从蚊帐缝中伸出手,手上挂着她脱下的内裤:「丢在门边盆子里,等几分钟上来!」我递上干净内裤又将她那条换下的内裤随手丢在盆里,乘她换内裤的空档,我又迅速拿起内裤翻开内裤的裆口,裤裆里贴着她阴道的部位一大团粘稠的黄白相间的液体,还发出阵阵浓郁的女性阴部的那种特殊气味,粘稠的液体中夹杂着几根卷曲的阴毛显得格外淫猥!

  再上床时嫂子已穿好内裤背向我躺下了,我从背后搂着她:「嫂子,我抱着你睡哈!」嫂子拔开我的手翻转身将我推转身从背后抱着我:「小屁孩,还是嫂子抱你,免得你害怕!」「嫂子,你别说我,你自己还不是害怕呀!」「别说我还真有点怕,这雷真大!我以前都没见过!」嫂子又把我往胸前搂了搂,软软的小腹也贴在了我屁股上!

  「嫂子,你奶子好软啊!贴在背上真舒服!」我还故意用背顶了两下!

  嫂子在我背上掐了一下,突然将我的背心脱了下来,我不明究理心中正纳闷,嫂子又一把抱着我贴了上来,这一次明显的感觉到是无隔阂的肉贴着肉,我甚至都感觉到了嫂子那勃起的奶头顶着我的背,原来她自己也撩起了背心用赤裸的双乳直接贴在了我的背上,还故意用双乳在我背上揉动!

  「小色鬼!这样是不是更舒服?」

  经过刚才的事,特别是嫂子眼睁睁在我面前高潮,隐秘的暴露同时也催化了对我的信任,顾忌也越来越少!嫂子能主动用赤裸的双乳贴在我赤裸的背上嘻戏就说明了这点,嫂子毕竟已经有了性爱生活,寂寞也让她容易冲动,赤裸的乳房主动贴在我裸露的背上,其实是她慰藉自己的一种方式!

  我仰着头想翻过身去,却被嫂子阻止了:「不要动!」「嫂子,你这样贴着我真舒服啊,要是以后都这样贴着你睡就好了,就象躺在妈妈的怀抱里一样!」嫂子嘴贴着我耳朵:「小鬼头晓得啥子是舒服,给你点甜头,不要得寸进尺,要记住我们的秘密哈!你要是乖听嫂子的话,嫂子高兴了以后还这样抱着你睡,就当是嫂子给你的奖励!」我迅速掉转头:「我要是一直听你的话,你能让我摸一下么?」「摸什么?」「摸你这个奶子呀!」说完还用背部向后顶了顶!

  「说你得寸进尺,你还真得寸进尺了,刚才还没摸够么?」「我没摸你啊,刚才只是碰到了嘛!」「你撒谎,不过你要是真听我话,还可以考虑考虑,别说了,到时再说!」说完嫂子又把嘴伸过贴在我耳边小声道:「记住,不准把今晚的事说出去,不然嫂子什么都不会答应你!」突然间我仿佛鬼迷心窍似的,趁嫂子还没缩回嘴,我一个转头,嘴唇不偏不倚的直接就印在了嫂子的嘴唇上,我以为一定会遭到嫂子的锤击,没料到嫂子却静静的一动不动任我的嘴唇贴在她柔软丰腴的嘴唇上。

  可能嫂子也没料到我竞敢如此胆大的跟她亲嘴而楞住了,我见是这种状况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立即就含着她的嘴唇吮吸舔舐起来,见嫂子仍然没有抵抗,我趁机就将舌头直往她嘴里顶。

  嫂子此时反应过来想避让却被我抱着头无法摆脱,我舌尖快速的塞进她嘴里就搅动起来,嫂子无奈的任我舌头在她嘴里搅动,渐渐地她也喘息起来,终于也含着我舌头吮吸回应起来,同时双手抱得我更紧了,那对丰满的奶子也更紧的抵在了我的背上!

  我们亲吻良久嫂子才含着我舌头轻轻咬了一下推开我,眼含春意:「为什么要亲我?」「我喜欢你!」说着我又在她嘴上亲了一下!

  嫂子眼睛一闪,对我这样的直白有些意外也有些感动,抱住我的双手也没松开,嘴唇蠕动着看似要亲我的样子,但瞬间她就改变了主意轻轻推开我的头,但却更紧的把我搂在了她怀里,乳房依旧紧紧贴在我背上,这次连柔软温热的小腹也贴在了我的屁股上,嘴里的热气喷在了我的脖子上痒痒的,嫂子在我脖子上亲了一口,紧接着又在我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才说:「小色鬼,今晚上让你抱也抱了、搂也搂了,连嫂子的那个东西都让你摸到了,现在嘴也被你亲了!我是你的嫂子,这象什么话!」「什么那个东西?」我装傻!

  嫂子在我头上敲了一下:「小流氓还装蒜,你自己清楚!」「我真不知你说的啥?」我装到底!

  「就是嫂子撒尿的这个东西!」嫂子边说还边耸了耸屁股,那小腹下的鼓凸部位也在我翘起的屁股上碰了碰!

  「我什么也没摸到啊,就只感觉你撒尿那地方就只是软软的湿漉漉的啊!」「你别不是好,让你摸了那么久,你还抠我那里了,你以为我不知道!」「隔着内裤真的没摸到什么嘛,尽是软软的肉!」「你还想摸什么,女人撒尿那东西就是这样子的,别说话了快睡,不然天就要亮了!」原来我偷偷抠摸她阴户的小动作她是一清二楚的,我还以为揩了多大的油水,原来那也是给我的封口费啊,早知如此,我哪会如此胆小老实,一定会好好抚摸抚摸她这个宝贝逼了!

  禁忌打破了,嫂子其实也是性情中人!女人都是这样,被突破了的是绝不会再坚守了,那一个又一个的禁地堡垒就这样被我一步一步的突破攻陷了!有了今晚的遭遇,我那看似摇远的梦想真就要实现了!


  【完】